在新时代,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国陆军CACR高级中国研究中心

  • 8分钟阅读
  • 2020年5月11日
大拇指后

解放军将永远是党的军队。中国于7月24日发布的最新国防白皮书强调了坚持党的“绝对领导”的必要性。显而易见,在习近平的频繁劝诫中,要求人民解放军必须“服从党的指挥”的要求始终优先于准备“打赢战争”。尽管在中国试图建立“与其全球地位相称”的“强大军事力量”的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今天正在进行历史性的改革并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变革,但对党的控制的某些担忧仍然存在。 “新时期的中国国防”包括改革和创新议程的矛盾,并坚持认为“思想政治工作”仍然是中国军队的“第一要务”。我们的评估必须认识到党的控制对限制和调节中国军事现代化的轨迹的影响。 

习近平一直领导着解放军进入这个“新时代”。确实,“新时代”这个名义上的概念本身来自习近平的个人意识形态,它被晦涩而宏大地描述为“习近平关于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该思想已被写入党和国家宪法。尽管“习近平思想”的确切内容和轮廓仍然很古怪和宽泛,但这种表述几乎无处不在。因此,人民解放军也被要求研究和实施“习近平加强军事思想”。作为这一议程的核心特征,“强军梦”被描述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必不可少的。尤其是习近平在2017年秋季向党的十九大提交的报告中呼吁解放军在本世纪中叶成为“世界一流”的军事力量,同时确立2035年为“基本完成”的目标军事现代化。 “新时期的中国国防”继续表达了中国的军事力量,以此作为党实现其战略目标的工具。   

习近平的意识形态在这份最新的国防白皮书中占据着突出的中心位置。该文件将中国的国防政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直接联系起来,这是习近平外交政策和言论中经常出现的特征,同时呼吁中国军队“积极参与”。参与全球安全治理体系的改革。”引人注目的甚至是显着的是,这是中国国防白皮书中的第一篇,多次提到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这是非常著名的。在本文中五次提到习近平,其中“习近平思想”关于强大的军事和军事战略被描述为对解放军具有指导地位。最新的国防白皮书宣称: 

“必须全面贯彻习近平关于加强军事的思想,深入贯彻习近平的军事战略思想,继续增强坚持政治建军的政治忠诚度,通过改革加强(振兴)军队。与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办事,专心战斗,取胜…” 

习近平的个人地位十分突出,反映出与过去规范的重大背离。可以肯定的是,解放军采用了胡锦涛时代的标志性概念,例如新的“历史使命”。在胡锦涛任职期间,经常提到“胡锦涛关于国防和军事建设的思想”,江泽民,邓小平和毛泽东在他之前也经常被提及,但是习近平对他自己的“思想”的新强调已经使胡锦涛的遗产黯然失色。他们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在塑造中国军事现代化方向上的影响力和假定的指导似乎是唯一的。在某些方面,他的影响力似乎可以追溯到邓小平的高度个人权威。在这种情况下,频繁引用“习近平思想”似乎是要把他描述为对迄今已取得的进展负责。习近平第一次获得总司令的头衔,似乎已经在解放军上树立了自己的烙印,其程度是独一无二的,包括出现在统一的,经常接受阅兵的阅兵和机构中。在这方面,这份防卫白皮书的个性和意识形态底蕴与在他的领导下已变得非常普遍的主题保持一致是不足为奇的。   

“新时期的中国国防”证实了习近平所监督的历史性军事改革的变化和进展。尽管受到赞誉,但重要的是要注意到解放军自2015年以来实施的改革似乎并非习近平的任期或思想所独有。尽管如此,习近平强行主张他对解放军的命令似乎已经使改革取得了实质性进展或取得了进展,而改革显然是必要的,长期以来一直在考虑中,但由于实施中存在官僚主义和组织上的障碍,因此实施尚需时日。在某种程度上,通过习近平的反腐败运动实现的权力巩固似乎不仅清除了腐败分子,而且清除了那些怀疑不忠的人,也许或至少忠于他的前任,这些可能为我们扫清了道路。这些改革。 

对忠诚的强调也可能反映出对政变或挑战的反应,即有传言称习近平在任职初期曾抵制过。这份国防白皮书包括以下声明:“中国军队正在加强政治纪律和规章制度,严格调查和处理严重违反[CCP]纪律和国家法律的行为,例如郭伯雄,徐才厚,方凤辉和张杨。”驱逐这些强大的将军显然维护了习近平的领导地位。这份国防白皮书包括“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的断言。反腐败运动与重塑解放军领导层的机会相结合,以提升众所周知的忠于他的人,似乎加强了习近平的控制。同时,尽管取得了这些显著成就,但这一传闻中的事件也凸显了当今中国党军关系的明显脆弱性。  

在这种情况下,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新的国防白皮书明确声明了习近平的个人权威和领导权,并宣布:

“坚决拥护习近平总书记为中共中央和全党的核心,坚决拥护中共的权威及其集中统一的领导,遵循中央军委主席负责制。”

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一直是党中央的“核心”,这是值得注意的,因为以前的防务白皮书都没有对党的领导人给予如此个人的认可。该文件加强了人民解放军加强“核心意识”和“齐齐意识”的承诺。在改革过程中重申“军委主席负责制”不仅重申了中共自2014年以来的宣传中经常出现的特征,而且还加强了对权力的重大调整,这显然提高了习近平的个人地位权威。

当然,令人惊讶的是,习近平以中央军委主席的身份是指挥系统中唯一的平民。这种动态提出了在领导层过渡的潜在情况下,党的控制的持久性的疑问。 “思想政治建设”的首要任务是党通过一系列著名的政策和重大会议,包括“关于新时期军事政治工作问题的决定”,寻求对军队进行制度化的机制。情况”在2014年秋季古田会议之后举行。这份国防白皮书强调,中国军队将“坚持中国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的一系列基本原则和体制”,同时“增强中国共产党各级组织的创造力,凝聚力和战斗力”…在整个中国和解放军的历史上,红色和专家之间的紧张关系日益突出。 “新时代”延续了这一传统,即以有限的成功来调和意识形态因素和战场效率。例如,专门研究“习近平思想”的时间不能用于“实战”训练。有趣的是,正在进行的“在新形势下加强和改善政治工作”的尝试已扩展到在政治工作中寻求新方向的尝试,包括尝试使用在线平台以及可能使用大数据来提高准确性。 

习近平新时期党军关系的这些动态将继续引起值得分析关注的困惑。尽管解放军在武器装备开发方面的进步相对来说很容易评估,但要对这些权力和指挥问题建立起可靠的理解却是很大的挑战。应该辩论的问题仍然是,这种个人主义命令以及这种言辞和宣传的延续,是否代表着习近平领导层的实力或不安全感。必须将中国潜在的军事实力与解放军开展行动的意识形态要求结合起来。今天,人民解放军被要求对正在进行的军事革命作出回应,并推进创新议程,包括追求新兴技术和理论创新。在此过程中,解放军力求“鼓励武装部队所有成员的主动性,热情和创造力”。这些特征似乎与解放军通常所理解的组织文化背道而驰。最终,问题仍然是中共能否在建立“世界一流”军事力量时将控制和意识形态的这些要求与新战争时代的要求相调和。

#参考

在“新时代”,解放军是习近平’的军队| CACR |中国先进研究中心